繁体字网 - 名著欢迎您翻开《最后的莫希干人》,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
最后的莫希干人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

发布人:繁体字网 www.fantizi5.com

第27章

    安东尼:我一定记得:

    凯撒吩咐做什么事,

    就得立刻照办――

    莎士比亚①

    ①《裘力斯-凯撒》第一幕第二场。

    我们已经知道,守在囚禁恩卡斯的棚屋外面那几个印第安人的焦急心情,终于战胜了他们对于神官作法的恐惧。他们提心吊胆、蹑手蹑脚地走近一处有篝火的微光透出的缝隙,小心翼翼地朝里面窥探着。在开始几分钟,他们的确把大卫误认作自己的俘虏了。可是,鹰眼所预见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个子瘦长的圣歌教师蜷缩得实在有点受不住,就慢慢地把腿伸了出来,有一只难看的脚竟碰到了那堆篝火的余烬,把它推了开去。那几个休伦人起初还以为这特拉华人的模样被魔法给变了。可是,当大卫由于不知道有人在看,转过头来,露出他那淳朴温厚的脸,替代了他们的俘虏高傲的面容时,即便是轻信的土人,也已经不再有所怀疑了。他们一齐冲进棚屋,毫不客气地朝他们的俘虏扑去,骗局立刻被拆穿了。于是便发出了两个逃亡者听到的第一声叫喊,接着是一片渴望报复的最最疯狂、愤怒的叫嚣。尽管大卫要掩护两个朋友撤退的决心非常坚定,但这时不得不相信,自己的末日已经到了。他已经失去圣书和校音笛,现在只好凭着自己在这些事情上很少出错的记忆了。他提高嗓子,用令人感动的旋律,唱起了一首挽歌的开头几句,尽力想借此来铺平他到另一个世界去的道路。这时,那几个印第安人才想起他的脑子有毛病,于是便奔出屋子,去唤醒整个营地里的人。

    印第安战士睡觉时,一呼便能上阵,不需要任何防御设施的保护。因此,警报声刚一发出,就有两百来人做好了准备,可以根据需要,随时投入战斗或追击敌人。用不了多久,大家都知道了俘虏逃走的消息;整个部落的人都聚集在议事会议屋的周围,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酋长发布指示。在这样一个突然需要酋长们做出英明决策的时候,机灵的麦格瓦当然是大家认为必不可少的人物。有人提到了他的名字,人们都朝四周张望着,奇怪的是不见他的影子。于是立刻派人到他家叫他,要他来参加会议。

    与此同时,几个行动最敏捷、办事最谨慎的小伙子,奉命先到空地周围有树木覆盖的地方巡视,为了查明他们那可疑的邻居――特拉华人,是否打算搞什么坏事。妇女和孩子们也都忙着奔来奔去;总之,整个营地重又呈现出一片疯狂的混乱景象。不过,渐渐地,这种混乱的情况终于平复下去了;几分钟后,几位年纪最大、地位最高的酋长聚集到这座屋子里,开始严肃地商议起来。

    过不一会,一阵喧嚷,外面来了一伙人,据说他们有重要消息要报告,这消息能说明这次偷袭事件的内幕。围着的群众让出一条路,几个战士跟着走进了屋子,他们带来了那个被鹰眼捆绑了这么久的倒霉的神官。

    虽然休伦人对这个神官有着不同的看法,有的盲目相信他的魔法,有的则认为他是在骗人,可是现在大家都非常注意地听他说着。在他的简短的故事说完之后,紧接着那个女病人的父亲又站了出来,以几句简洁有力的话说了他所知道的一切。他们两人的叙述为进一步追查提供了线索,这时,休伦人以他们特有的机灵对此开始了调查。

    他们并没有一窝蜂似地一齐拥向那个山洞,而是挑选了十个最聪明、最勇敢的酋长来担任这一调查任务。由于时间刻不容缓,全体当选的人便都立刻起身,默不作声地走出屋子。来到洞口时,走在前面年纪较轻的酋长,让年长的先走,然后才一起走进山洞,沿着那又矮又暗的通道前进。大家虽然都坚定地准备为公众利益献身,但心中也暗暗对那些即将与之交锋的对手充满疑惧。

    山洞里最外面一间寂静、阴暗。那个女病人依旧躺在原来的地方,连姿势也没变动一下,虽然当时在场的人都一口咬定说,他们亲眼看到她已被那个“白人巫医”抱到林子里去了。这一情况和那个做父亲的说法有矛盾,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在这种无声的责难下,他自己也感到内心困惑,百思不解。他走到床边,俯下身子怀疑地看着她的面容,仿佛不相信这真是他的女儿似的。她的女儿已经死了。

    这个老年战士一时压制不住内心的感情,悲痛地用手掩住自己的眼睛。等到恢复自制力后,他才抬头对着同伴们,用手指着那具尸体,用本族的土语说:

    “我那年轻人的妻子已经离开我们了!大神对他的孩子们生气了。”

    这一悲伤的消息引起了一阵庄严的沉寂。过了一会儿,一个年纪较大的印第安人正要开口时,只见一团黑糊糊的东西,从隔壁房间里滚了出来,一直滚到他们站立的房间中央。大家一时弄不清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全都向后退了几步,用惊讶的目光盯着它。直到它的正面对着亮光,竖立起来,这才露出了麦格瓦那张已经歪扭变形,但仍凶险阴沉的嘴脸。这一发现,使大家都吃惊得齐声叫喊起来。

    一弄清这位酋长的真实情况,几个人便一齐动手用刀子割断他手脚上的绳索,取出塞在他嘴里的东西。这休伦人站起身来,浑身抖了科,犹如一头刚出洞的狮子。他一声不吭,只是用颤动的手抚弄着自己的刀柄,阴沉的目光扫视着在场的所有人,仿佛要从中找出一个合适的对象,先来发泄一下胸中复仇的怒火。

    幸亏这时别说恩卡斯和侦察员,就连大卫也不在他跟前。麦格瓦生性凶暴,这时已气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要是他们在这里,毫无疑问,他会立刻把他们杀死,绝不会让他们受酷刑而延缓死期。他看到四周的脸全是自己人,找不到一个可供他发泄的对象,牙齿像铁挫似地咬得嘎嘎直响,强咽下心头的怒火。他这种愤怒的心情,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不过,好几分钟内,谁也没有开口,兔得给他那已经快要发疯的怒气火上加油。直到过了相当一段时间,他们中年纪最大的一个才开了腔。

    “我的朋友遇到敌人啦,”他说,“他是不是就在附近?休伦人好去报仇。”

    “宰了那个特拉华人!”麦格瓦喊道,声音像响雷。

    又是一阵久久的、意味深长的静默;最后,还是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小心翼翼地打破了这沉寂。

    “那个莫希干人的腿跑得快,跳得也远,”他说,“不过咱们的小伙子已经去追了。”

    “他跑了?”麦格瓦问,声音低沉得仿佛发自丹田深处。

    “咱们当中出现了一个恶魔,那个特拉华人也骗过了我们的眼睛。”

    “一个恶魔!”麦格瓦带着嘲讽的口吻重复了一句,“这就是那个夺去了许多休伦人生命的恶魔;是他,在‘跌落河’①附近杀死了咱们的小伙子;在‘医泉’②旁边剥咱们的人头皮的,也是他;现在他又来捆住了刁狐狸的胳臂!”

    ①即瀑布。

    ②即温泉。

    “我的朋友说的是谁呀?”

    “我说的是那条狗,在他那白皮肤里面,有着休伦人的心眼和狡猾,他就是――长枪。”

    这个可怕的名字一经说出,就在他的听众中产生常有的那种效果。可是,惊讶的反应持续了一会之后,战士们都想到,这个胆大包天的可怕敌人,竟敢深入到他们的营地里来进行破坏,惊讶的心情不由得都一变而为愤怒,麦格瓦刚才强压着的怒气立时传遍了伙伴们的全身。有的愤愤地咬牙切齿,有的气得狂呼乱叫,还有的甚至疯狂地在空中挥动着拳头,仿佛在给他们痛恨的敌人饱尝老拳。可是,这种突然迸发的愤怒很快便又平静下来,一个个变得沉默阴郁,就像他们平常在懒散无为时常有的那样。

    麦格瓦也乘此机会思忖了一下,接着他便改变了态度,装出像个面临这种重大问题时懂得怎样运筹处置的大将风度。

    “回咱们的族人那儿去吧,”他说,“他们还在等着咱们哩!”

    同伴们都默默地表示同意,于是全部人马便离开山洞,回到了那所召开议事会议的屋子里。坐定以后,大家的目光就都集中在麦格瓦的身上,他自己也知道,人们这样看着他,是因为大家都觉得他有责任说一说经过情况。于是他便站起身来,一五一十、毫无保留地说了事情经过。这一来,海沃德和鹰眼的整个骗局当然也就暴露无遗了。这时候,即使全部落最迷信的人,对于发生的事情的性质,也都不再有所怀疑了。事情已经一清二楚,他们受了骗,遭到了侮辱,丢尽了脸。当麦格瓦说完重新坐下时,所有聚集在这儿的人――实际上包括了这个部落里的全体战士――一个个都面面相觑,对敌人的大胆和成功深感惊诧。不过,他们进而考虑的是复仇的方法和机会问题。

    他们又增派了几名战士去追赶那几个逃亡者,然后酋长们热烈地商议起来。年长的战士们都一个个提出各自的计划,对此麦格瓦只是恭恭敬敬地听着,默不吭声。这个狡黠的休伦人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机灵和自制。现在他正以他那惯有的谨慎和本领,盘算着自己的计划。只有在每个想说话的人都讲了他们的看法之后,他才打算开始提出自己的意见。他的意见使人觉得特别重要,因为他是从现实情况出发的,现实情况是:刚才有几名派去追踪的战士已经回来,他们报告说敌人已经逃远,无疑已经逃到邻近那些可疑的同盟者――特拉华人那儿去寻求保护了。麦格瓦利用了掌握这一重要情报的有利条件,小心谨慎地对伙伴们提出了自己的计划,而且由于他的辩才和狡猾,正像预料的那样,他的计划毫无异议地获得一致赞同。计划的内容以及隐藏在它背后的动机,简单说来如下:

    前面已经讲过,根据一向遵行的策略,那两姐妹一劫到休伦人的营地,立刻便被分开在两处地方看管。麦格瓦早就发现,只要看住了艾丽斯,也就是对科拉最有效的管制。因此,当她们被分开时,他就将前者留在自己的近旁,而将他最宝贵的人交托给邻近的同盟者去看管。这样的安排原本全是暂时之计,而且这一方面是遵从印第安人固定不变的规矩,同时也想借此来讨好一下他的邻族。

    印第安人心头的复仇之火是很难熄灭的,但即使在这样的感情不断激励下,这位酋长依然在盘算着自己那更为长远的个人利益。不过,在印第安人的部落里,没有信任便没有权威;麦格瓦还必须经过一段长时期的痛苦忏悔,来为他年轻时所犯的过失和叛变行为赎罪,他才能重新获得他的族人的信任。在这种微妙而艰难的情况下,这个狡猾的土人从不放过任何机会来增强自己的影响和势力,其中他最得意的计谋之一,便是他成功地争取到他们的强大而危险的邻族的好感。这样做的结果,获得了他的策略所预期的一切效果,因为休伦人也完全免不了受那条天性原则的支配,看到一个人的才能受到别人的尊重以后,自己也才对这样的才能表示尊重。

    不过,当麦格瓦正在做着这些表面功夫以求得大家尊重时,他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私心。由于意外的事故,使他不能如愿以偿,把他的全部俘虏都安置在由他控制的地方。他觉得现在有必要再求得那些他近来一直在有意奉承的人对他的好感。

    有几个首长已经提出狡猾阴险的计划,主张对特拉华人进行偷袭,占领他们的营地,逼他们交回俘虏;因为他们都一致认为,休化人的光荣、利益,以及牺牲的族人的在天之灵,都迫切要求他们立刻杀几个敌人来报仇。对于这种危险的袭击和结果难料的计划,麦格瓦没费多大的劲,就把它们给否定了。他以他一贯的巧妙手法,指出了这些计划的危险和错误。他只是在用相反的意见,扫清了一切障碍之后,才提出了自己的计划。

    他开始先对听众的自尊心来一番赞扬,这是控制人们注意力的万无一失的方法。他列举了许多事实来说明休伦人在复仇御侮时表现出的勇敢无畏精神,并且对他们的德行和才智天花乱坠地大大称赞了一番。他把这种品质描绘成是河狸和其他野兽之间。人和野兽之间,最后尤其是休伦人和其他人种之间最大的不同。他对小心谨慎这一特性大加赞扬之后,接着便说明他们部族在眼前的情况下应该如何来发挥这种长处。他说,一边是他们伟大的白人父亲――加拿大的统治者,他看到自己孩子的战斧上血迹斑斑,因而目光严厉地注视着他们。另一边是他们的同种人,人数和他们一样众多,但语言各异,利益不同,也不喜欢他们,而且还乐于找些口实让他们在白人大首领面前失宠。接着,他说到了休伦人的需要,以及由于他们过去的功绩而应得的报酬;他又说到他们离开自己的猎区和家乡多么遥远,以及在眼前如此危急的情况下,一切都要多加考虑,不能单凭爱好行事。他看到上了年纪的人对他的稳重看法都表示称赞,但一些最凶猛、最有名的战士听了他这些滑头的计划,却都皱起了眉头。于是,他急忙又狡猾地将话头转到他们爱听的题目上。他公开赞扬他们的智慧的成果,并且大胆地宣称,这是最后完全地战胜敌人的保证。他甚至含糊地暗示他们,只要适当小心,就可以把他们有理由憎恨的一切人消灭。总之,他的话既有尚武精神,又有狡猾手腕,有的清晰明白,有的隐晦难懂,因而可以迎合两方面的心理倾向,使每一方都产生希望和幻想,但又使任何一方都弄不清他的真正意图。

    能造成这样一种情势的雄辩家,或者说是哲学家,不管后代会怎样对待他,但在同时代的人中,通常总是深受欢迎的。大家都觉得他的话意味深长,而且人人都认为,这深藏的意义,只有自己具有一定的能力,才能理解,或者是得根据自己的愿望去揣测。

    在这种有利的形势下,麦格瓦的巧妙手腕能够得逞,这是毫不足怪的。全族人都赞成行动要审慎,而且由于他提出了这样聪明睿智的办法,大家一致表示,全部行动都交托这位酋长来领导、指挥。

    现在,麦格瓦已经达到了他的一切阴谋诡计的一个重大目的:他不仅完全恢复了曾经失去的在族人中受到支持的地位,而且已经成了全部事务的领导人。实际上,他已经成了他们的统治者;而且只要他能保持住自己的声望,没有一个君主能比他更专制,尤其是当这个部落继续留在一个敌视他们的地区的时候。于是,他也就抛开了那种协商的态度,摆出了为维持他的地位尊严所必需的庄重的权威神气。

    派了一些侦察人员到各处去打听消息,一些探子奉令直接潜入特拉华人的营地刺探动静。战士们都解散回到自己的棚屋,要他们随时听候调遣;女人和小孩都被吩咐回家休息,并受到警告,沉默寡言是他们的本分。把这几件事安排完毕之后,麦格瓦又在营地里巡视了一遍;对那些他认为他的到来能使之高兴的人,他就停下来进去访问一下。对朋友加以鼓励,使他们对他的信任更坚定,稳住动摇分子,使所有人都感到满意。然后,他才回到自己的棚屋里。他在被族人逐出去时抛下的妻子已经死去,他又没有孩子,因此,现在他独自一人住着一间屋子,孤单单的,没有任何一个伴侣。实际上,这就是大卫住的那间荒废的、孤零零的小屋。在他们难得有几次见面的时候,麦格瓦虽然好不容易忍着,和他待在一起,但脸上还是傲慢地流露出轻蔑和冷淡的表情。

    这儿便是麦格瓦策划工作完毕后回来休息的地方。可是,当人们都已入睡的时候,他却不知道休息,也不想休息。如果这时有人十分好奇想看看这位新当选首领的行动,那一定可以看到他坐在房子的角落里,默默地在考虑着未来的计划。从他开始坐在这儿,一直到他约定战士们来集合的时间,他始终保持着这种姿势。风不时地从壁缝吹进屋子,在篝火的余烬周围颤动着的微弱火苗,把摇晃的光亮投在那阴沉孤寂的印第安人身上。这时候,很容易把这个黑黝黝的印第安人,想象成一个魔王,正在那里盘算着他的罪恶行径。

    早在天亮以前,战士们便接二连三地来到麦格瓦孤零零的棚屋里,直到聚集了二十个人。他们一个个都带了来复枪和一切战斗装备,但身上画的却是和平的花纹。这些外貌凶狠的人物进屋时都一声不吭,有的在暗处坐了下来,有的则像泥塑木雕似地站着一动不动,直到全部指定的人员都到齐。

    这时,麦格瓦才站起身来,做了一个手势,命令大家出发,由他领先前进。战士们一个接一个跟在自己的首领后面,排成了获得“印第安纵队”①这一著名称呼的队形。他们不像其他人出战时那样轰轰烈烈,而是避开了人们的耳目,不声不响,偷偷地出了营地,那样子很像是一群悄悄闪过的幽灵,而不像是准备在殊死搏斗中争取功名的战士。

    ①即一路纵队。

    麦格瓦并没有走直达特拉华人营地的路线,而是领着队伍绕远路沿那条弯弯曲曲的小溪走了一程,然后又沿那个由河狸造出的小湖前进。当他们走近由这些聪明、勤劳的动物堆成的空地时,天已经开始破晓。麦格瓦已恢复过去的装束,他在一张处理过的兽皮上画了一只狐狸,用做自己的披风。而在他的队伍里有一个酋长是以河狸作为他的独特标记或“图腾”的。他要是在经过有这么多幻想中的同族的住地时,都不向它们问候致意一下,那一定会被认为是大逆不道的。因此,他便停了下来,对它们说了许多亲热友好的话,仿佛在跟更有灵性的东西说话一样。他把这种动物叫做兄弟,并且告诉他们,当那么多贪婪的商人怂恿印第安人来杀害它们的时候,它们之所以能安全无恙,完全是因为有着他的保护。他还答应今后还要继续保护它们,并要它们对他心存感激。在这以后,他又讲到他所参加的这次出征,并且用相当审慎的言辞,转弯抹角地要求它们将自己那闻名的智慧,赐予一些给它们的亲属①。

    ①在印第安人中,对动物做这样的长篇大论是屡见不鲜的。他们也经常这样对死在他们手下的人或动物讲话,责骂它们怯懦,如果他(它)们偶尔表现出坚韧或不怕痛苦,则称赞他(它)们坚强――原注

    他在做着这种离奇的讲话时,他的同伴们也都非常严肃地注意听着,好像他们全都觉得他的话说得很得体。湖里不时还有黑色的东西探到水面上来,那个休伦人见了显得更加高兴,觉得自己的话没有白讲。就在他把话讲完时,有只大河狸从一间小屋的门口朝外探了探头。这间小屋的土墙许多地方已经倒坍,队伍里的人看到这种情况,原来以为里面已经没有河狸栖住了。现在,这种意外的表示信任的现象,在那说话的人看来,显然是一种非常吉利的兆头,所以,尽管那动物一下子又慌忙缩了回去,他却已经连连道谢,赞声不绝了。

    麦格瓦觉得这个战士畅叙同族之情所耗的时间已经够多了,于是他又做做手势,要大家继续前进。虽然这些印第安人的脚步很轻,一般人的耳朵也根本听不见,可是一到他们全都离开,刚才那只样子尊严的河狸就又探出头来了。要是这时候那些休伦人中有人回头看一下的话,他一定会发现这个动物正像有灵性似的,很感兴趣地注视着他们的离去,而且也许很容易错误地以为这是一种理性的表现。确实,这只河狸一举一动的意图是如此明显,如此富有理性,就连最有经验的观察者,对它的行动也会感到莫名其妙。但等到这队休伦人全都走进森林之后,这整个谜也就解开了:只见这个动物的整个身子都从小屋里钻了出来,然后揭去毛皮的面具,从中露出了钦加哥严肃的面容

相关文章:

上一篇: 第26章 下一篇: 第28章 回目录:《最后的莫希干人

最后的莫希干人介绍:

《最后的莫希干人》是库柏著作小说,从人物到场地背景都有着浓厚的哥特色彩,哥特元素在小说中的主要功能是揭示困扰着处于全新而可怕环境的白人的不确定性。他们缺乏经验,因不能理解、掌握周围的世界而不安,他们的误会和误解只能带来恐惧,在故事中他们是最脆弱的牺牲品。即使背景是美国的荒野,而不是闹鬼的城堡,敌人是野蛮的印第安人,而不是超自然的存在,但印第安人带给读者的恐惧等同于哥特小说中的恶魔和鬼魂带来的恐惧,显示出库珀已使这一模式彻底地适应了美国的环境。这也说明,虽然没有沧桑的历史,没有欧洲哥特作家笔下的古堡、寺院等历史古迹,美国景致一样能创作出哥特式的作品。把美国的历史与现实通过哥特式的景致和手法表现出来,对库珀的创作和美国文学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小说以威廉·亨利堡司令孟罗上校的两个女儿科拉和艾丽斯,前往堡垒探望父亲途中被劫持的经历为主线,展开了在原始森林中追踪、伏击、战斗等一系列惊险情节的描写。主人公纳蒂·邦波,此时已做了英军的侦察员,并已获得“鹰眼”的绰号,他和他的老友莫希干族酋长“大蟒蛇”钦加哥,以及钦加哥的儿子“快腿鹿”恩卡斯挺身而出,为了救出姐妹俩,和劫持者展开一场惊心动魄的斗争,最后以一场大厮杀告终。

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
 88必发老虎机 | 繁体字网 --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fantizi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