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字网 - 名著欢迎您翻开《十日谈》,请相信阅读点亮人生。
十日谈名著推荐 笔画查询 字形查询 异体字 繁体字 甲骨文 对联 元素周期表 花鸟字

发布人:繁体字网 www.fantizi5.com

第四日 故事第三

    潘比妮亚讲完故事,菲洛特拉托沉吟了一会儿,这才对她说道:“你这故事的结局,还不无可取,我听了还觉得中意;不过在整个故事中却充满了笑料,这可不是我所乐意的。”于是他回过头去,对劳丽达,说道:

    “小姐,请你接着讲一个好一些的故事吧,行吗?”

    劳丽达笑着回他道:“你对情人也真是太狠心了,一定要他们来一个悲惨的结局,好吧,我现在就依着你,讲一个有关三对情侣的故事,可怜他们原想享受甜蜜的爱情,却全都遭到了悲惨的命运。”

    她这么交代了一下之后,就开始讲她的故事:

    年青的小姐,想必你们都知道得很清楚,脾气坏的人不但害苦自己,会招来莫大的灾殃,而且也往住连累了别人。我想,在那许多挟着我们、象脱羁的野马般在深渊绝境冲去的坏脾气中,愤怒也可算得是其中之一了。其实愤怒,就是我们在感觉到不如意的时候,还来不及想一想,就突然暴发的情绪,它排斥了一切理性,蒙蔽了我们理性的慧眼,叫我们的灵魂在昏天黑地中喷射着猛烈的火焰。男人的性子比较暴躁、也就容易发怒,只是各人的程度不同罢了。可是一旦女人发起怒来。那才真是危险透顶呢,因为她们容易被人煽动,一受了煽动,就会喷射出更猛烈的怒火来,弄得一发不可收拾,这又因为她们缺少的是自制的力量。这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且看,那轻脆单薄的东西总是比沉重坚实的东西容易着火,而且燃烧得更旺盛。说真的,我们女人跟男人比起来,性格是比较脆弱的,意志也容易动摇得多――在这方面希望男人不要见笑我们才好。

    我们既然天生具有这样的弱点,再想想,我们的温柔和体贴又能够叫接近我们的男人感到多大的安慰和愉快;而一时的暴躁又容易招来多大的危险和祸害,所以我劝大家切不可感情用事,为了这个目的,我要让给各位听三对情侣的故事,就因为其中有一个姑娘,正如我所说的,出于一时的气愤,他们的幸福全都化为灰尘、只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

    你们都知道,马赛是普罗旺斯省的沿海的一个数一数二的古城,在从前,这城里的富商巨贾比现在还多,其中有一个人名叫纳尔纳德-克鲁达,他出身寒微,却是为人诚实可靠,信用卓著,后来因之成为巨富,土地财货不计其数。他的妻子又给他生养了好几个子女,其中最大的三个都是女儿。大女儿和二女儿是双胞胎,正当十五岁;三女儿才十四岁,只等她们的父亲从西班牙经商回来,那家里的人就要准备让她们出嫁了。

    那一对双生姐妹,大的叫妮奈妲,小的叫玛达莱娜,第三个妹妹叫贝苔拉。大姐跟一个出身高贵、但是家道已经中落的青年绅士叫做勒塔农的互相恋爱,他们的爱情很热烈,又因为他们彼此往来十分谨慎,所以外人一点也不知情。大姐有了情侣之后,不多几时两个妹妹也都有了情侣。原来有两个从父亲手里继承巨产、彼此又是相识的后生,叫做甫尔科和乌盖托的,他们一个爱上了玛达莱娜,另一个爱上了贝苔拉。

    勒塔农从妮奈妲那儿得知了这些情况,心想自己正苦于没钱使用,何不去找那两个妹妹的情人帮帮忙呢;主意已定,他就设法和那两人结交为友,时常陪伴着这个,或是那个,有时陪伴着他们两个一起去探望他们的和自己的情人。后来他觉得已经跟他们成了至交、可以无所不谈了,有一天,就把他们请了来,对他们说:

    mpanel(1);

    “亲爱的朋友,我们的过从这样亲密,说明了我跟你们的交情非浅,凡是我可以替我自己做的事,也都可以替你们做去。我把你们看作跟自己的兄弟一样,所以觉得不妨把自己的心事和盘托出,跟你们商量一下,如果这办法是对你们有利的,那我们就这样做去。

    “要是你们有许多话并非说着玩的,那么据我朝夕的观察,你们是深深地爱上了那两个妹妹,就象我爱上了她们的姐姐一样。现在,只要你们肯采纳我的主意,那么我倒有一个管叫你们称心如愿的妙计在这里:

    “你们两位都是十分有钱,我可家境很差;要是你们不计较这点,答应大家都把钱凑在一起,共同使用。那么我们就可以选定一个地点,不管路远路近,带着她们姐妹三个一起到那里快乐逍遥地过日子。我有充分的把握,那三个姐妹会席卷了她们家里的大宗细软。哪怕是天涯海角,也甘心跟着我们一起走。这样,我们三人就象三个兄弟,各自陪着自己的情人,一起住了下来,那时候,世界上还有谁比我们日子过得更快活?我这个主意你们是否赞成,请你们自己决定吧。”

    那两个后生正当爱得火热的时候,听说可以得到自己的情人,哪有不愿之理,所以也并没左思右想,当即答应了,说是情愿照他的话做去。勒塔农打通了第一关,过几天又设法会见了妮奈妲――原来他们俩见一次面不是容易的事――他陪她谈了一会心之后,就趁机拿他们商量好的办法告诉她,又恐怕她不肯答应,又用了多少花言巧语,把那个主意说得再好再妥善也没有。哪想到他的情人只想跟他常在一起,再不怕被别人看见的心,比他更急切,所以即使他不曾费这么些唇舌,她也是会答应的。她很爽直地对他说,这个办法很合她的心意,还说凡是她说的话,她那两个妹妹无有不依的,尤其是象这一类事,更不成问题,所以嘱咐他赶快把一切必要的东西准备起来,免得日久生变。

    勒塔农于是再去找那两个后生。这几天来他们一直在催问他几时才能实行这一计划;现在勒塔农就对他们说,他们的三个情人那儿,他已经打通,没有问题了。这三个后生于是决定逃到克里特岛去。他们假称出外经商,把各人所有的土地产业,全都变卖了、折成现金,于是买了一艘轻快的双桅船,私下把它装备齐全,只等时机到来就要出发。

    再说妮奈妲。她深知两个妹妹的心理,用花言巧语挑动她们、弄得她们情思颠倒、坐立不安,只想趁早把这大好计划实行起来,好象生命就在眼前似的。到了约定上船的那一晚,三个姐妹私开了父亲的大银箱,偷盗了许许多多金银首饰,于是溜出家门。不到半路,早有情人前来迎接。于是大家径直来到河边,下了快艇,立即吩咐摇桨开船。那快艇一路驶去,不曾靠岸,等来到热那亚,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三对情人就在这个城里第一次尝到恋爱的滋味。

    他们略进饮食之后,继续扬帆前进。过了一埠又是一埠,第八天就安然抵达克里特岛。他们在那里邻近的坎第亚地方买了一片上好的地产,盖起华丽的宅子来。这三个后生各自陪着情人,就此过着王爷一般的生活――家里养着许多仆人,又养着无数猎狗、猎鹰和骏马,天天象过节一般大吃大喝、寻欢作乐,俨然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了。

    可是,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这是我们几乎天天都可以看到的事。那勒塔农当初是何等爱着妮奈妲,现在只因为和她整天厮守在一起,可以随心所欲了,便渐渐开始对她感到厌倦,当初爱慕之情竟渐渐冷淡下来。有一天,他在一个宴会上遇见当地的一位年青美貌的小姐,给她迷上了,竟热烈地追求她起来,千方百计地讨好她,奉承她。妮奈妲发觉了爱人的薄情,不觉妒意勃发,寸步不离地监视着他,跟他又是吵又是骂,弄得两人全都十分痛苦。

    多吃固然饱餍,但是反过来想吃而吃不到,却叫人格外嘴馋,所以妮奈妲的责备反而煽动他对于新欢的情焰。也不管那位小姐对勒塔农是否有意,妮奈妲一听到消息,就认为他们俩已有了关系。起初她痛苦得了不得,后来愈想愈气恼,变成了狂怒,也顾不得从前对勒塔农是怎样恩爱,现在就把他恨之入骨,最后,竟把心一横,决定要杀死勒塔农,给自己出这口怨气。

    这个岛上住着一个希腊老妇人,专门配制各种毒药,妮奈妲特地去看她,出了重价托她配了一剂致命的毒药。一天晚上,天气闷热,勒塔农口渴,妮奈妲不假思索,趁机把一杯毒药递了过去,他不知内情,贸然喝了下去。这毒药果然厉害,不到第二天天亮,他已中毒身死。甫尔科和乌盖托,以及他们的情人想不到他是被人毒死的,陪着妮奈妲一起放声大哭,把他很隆重地殡葬了。

    过了不多几天,那个替妮奈妲配制毒药的老妇人因为别的罪案而被捕,在严刑拷问之下,她把这一回事和其他的罪行全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克里特公爵表面上不动声色,一天晚上,领着一队卫兵,出其不意地围住了甫尔利的住宅,把妮奈妲轻易抓了去,一点也不曾惊动什么人。妮奈妲不等用刑,就把她毒死勒塔农的经过从实招认了。

    甫尔科和乌盖托得到公爵私下的通知,知道了妮奈妲被捕的原因,回家来告诉了他们的情人,大家很是难过,想尽办法要营救她――毫无疑问,如果按照法律,妮奈妲罪无可恕,理该活活烧死。谁知他们的一切努力都归失败,公爵决意秉公办理。

    三姐妹中,玛达莱娜可说是长得漂亮的一个,公爵一直追求她,可是她始终不曾回报他的热情;她这时暗自思量,如果她肯让公爵如愿以偿,也许可以保全她姐姐,免受极刑;因此私下差遣一个心腹向公爵表示,她愿意把一切都献给他,只是有两个条件:第一,必须把她的姐姐安然送回家来;第二,这事要严守秘密。公爵听到这话,好不欢喜,经过了一番踌躇之后,终于答应了她这两个要求。一天夜里,事先得了玛达莱娜的同意,他把甫尔科和乌盖托传唤了去,只说要查问案情,他自己就悄悄来到他们家里,和冯达莱娜过夜。他预先把妮奈妲装进一只袋里,扬言要在那天夜里,把她丢入大海,其实就在当夜把她交给了她的妹妹,作为偿付他一夜欢乐的代价。早晨临走的时候,他求玛达莱娜答应以后跟他继续来往,同时再三劝告她,要把她那犯了罪的大姐送到别处去,免得累他受人非难,以至非得重新把她严办不可。

    第二天早晨,甫尔科和乌盖托从官衙里放了出来,听说妮奈妲已被装在袋中,扔进了海里,都深信不疑,他们回到家中,就安慰自己的情人,不必因为大姐的死去而过于悲伤。玛达莱娜虽然已把她藏了起来,可是没有多久,就给甫尔科发觉了,他看见妮奈妲好好地在自己的家里,十分惊奇,接着心里起了疑团,因为他早已听说公爵对于玛达莱娜不怀好意,就去盘问自己的爱人,妮奈妲怎么会回到家里来的。

    玛达莱娜东拉西扯、编了一大套话,想瞒过情人,谁知他十分精明,哪儿信得过她,逼着她非把真情讲出来不可,到后来她没法可想,只得实说了。甫尔科一听到果然有这一回事,怒火直冒,顿时变色,从身边拔出剑来,不顾他的情人苦苦哀求,把她杀死了。他闯了这大祸之后,知道法网难逃,公爵也定然不肯饶赦他,就把情人的尸体弃在房中,奔到妮奈妲躲藏着的地方,装着高兴的样子对她说:

    “你的妹妹叫我立刻带着你到别处去,免得再落在公爵的手里!”

    妮奈妲惊魂未定,听了这话,自然相信;这时天色已晚,她也顾不得到妹妹那儿去告辞一声,就跟着甫尔科急急忙忙逃出去了。那甫尔科来不及收拾什么细软。身边只带着有限的一些钱,领着妮奈妲逃到海岸,跳上一只小船,从此就再没人知道这一对男女流落到哪里去了。

    第二天,玛达莱娜的尸体给人发现了,有些平素跟乌盖托有嫌隙的人,立即把这事报告公爵。公爵听说最心爱的女人给人杀死,大为震怒,急忙赶到她家,把乌盖托和他的情人逮捕了――他们俩还不知道甫尔科和妮奈妲已经逃亡了呢。可是公爵却强迫他们供认跟甫尔科串通在一起,谋杀玛达莱娜的罪名。他们知道,这样一招认,性命就难保了,幸而家中藏着一笔钱,准备缓急之用,现在他们就拿这笔钱,好不容易买通了看管他们的那些卫兵。他们也来不及收拾财产、打点细软,就跟那些卫兵一起上船,连夜逃到了罗得岛。以后他们就在贫穷和困苦中度过了短暂的余生。

    这就是勒塔农的滥用爱情,和妮奈妲的狂怒给他们自己、以及给别人所带来的后果。

相关文章:

上一篇:第四日 故事第二 下一篇:第四日 故事第四 回目录:《十日谈

十日谈介绍:

乔万尼·薄伽丘所著的《十日谈》是欧洲文学史上第一部现实主义巨著,是世界文学史上具有巨大社会价值的文学作品;意大利近代著名评论家桑克提斯曾把《十日谈》与但丁的《神曲》并列,称之为“人曲”。 1348年,意大利佛罗伦萨瘟疫流行,10名男女在乡村一所别墅里避难。他们终日游玩欢宴,每人每天讲一个故事,共住了10天讲了百个故事,这些故事批判天主教会,嘲笑教会传授黑暗和罪恶,赞美爱情是才华和高尚情操的源泉,谴责禁欲主义,无情暴露和鞭挞封建贵族的堕落和腐败,体现了人文主义思想。《十日谈》是世界文学史上一部具有巨大价值的文学作品。薄伽丘以丰富的生活知识和出色的艺术概括力,通过叙述故事,概括生活现象,描摹自然,叙写细节,刻画心理,塑造了国王、贵族、骑士、僧侣、商人、学者、艺术家、农民、手工业者等不同阶层,展示出意大利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抒发了文艺复兴初期的人文主义和自由思想。《十日谈》为意大利艺术散文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并开创了欧洲短篇小说的艺术形式。

古典名著在线阅读 近现代名著大全 国外名著在线赏析
 88必发老虎机 | 繁体字网 -- 为探究古典文化架桥,为弘扬中华文明助力!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0-2018 www.fantizi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